代孕背后危險重重

受訪專家: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生殖中心主任醫師  田 莉  □北京協和醫院婦產科主任  朱 蘭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婦產醫院內分泌科主任  阮祥燕  □廈門大學法學院教授  蔣 月

□本報駐印度特派記者  胡博峰  □本報駐烏克蘭特約記者  傅  淶□本報記者  李珍玉  張筱悅  李  爽 

近日,某女明星疑似“代孕棄養”一事持續引發全民熱議,也再一次將代孕從地下拉到明面上來。央視就此發表評論稱,“代孕棄養法律道德皆難容”,前有代孕媽媽遭“退貨”,后有某明星疑似代孕欲棄養,曝光錄音中“打也打不掉,我都煩死了”更令人憤怒。中央政法委在微信公眾號上發文表示,“作為中國公民,因為代孕在中國被禁止,就鉆法律空子跑去美國,這絕不是遵紀守法”。代孕行為在所有國家和地區都存在較大爭議,在很多國家和地區是明令禁止的,但尋求代孕的人似乎有增無減,一些國家甚至對商業化代孕大開“綠燈”,形成了“跨國代孕”“醫療旅游代孕”等畸形局面。

代孕,最具爭議的輔助生殖方式

隨著環境污染、生育年齡推遲、生活壓力增大、疾病治療等原因,不孕夫婦人數不斷增加,輔助生殖技術越來越被人們熟知。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生殖中心主任醫師田莉介紹,人類的自然生殖是指男性的精子在女性輸卵管內與卵子相遇,受精形成受精卵,受精卵分裂成胚胎,胚胎在女性子宮內著床、發育成熟而分娩的一個連續過程。當上述過程中的某一步驟或全部步驟出現障礙,就會發生女性或男性的不孕不育癥。輔助生殖技術是通過人工授精或體外受精-胚胎移植的方式進行人工干預,幫那些夫妻獲得孩子。人工授精指采用非性交的方式將精子遞送到女性生殖道中以達到受孕。體外受精-胚胎移植俗稱“試管嬰兒”,即將卵子與精子從人體內取出并在體外受精,發育成胚胎后,再移植回母體子宮內。代孕出現于20世紀70年代左右,是體外受精-胚胎移植的一種方式,但它與傳統的“試管嬰兒”有點區別,常被人們通俗地理解為“借腹生子”,是最受爭議的一種輔助生殖方式。具體指,夫妻的精卵經過體外受精技術后形成胚胎,植入到非妻子的“代孕母親”子宮內懷孕、分娩。代孕分為完全代孕(卵子不由代孕母親提供)和局部代孕(卵子來源于代孕母親)兩種。

廈門大學法學院教授蔣月告訴《生命時報》記者,代孕是否應當被許可,迄今為止都是個充滿爭議的話題:支持者認為,應該讓代孕者和想做父母的人自行決定;反對者則擔心,代孕合法化不僅是“將人的母性變成了一種商品”,將生育變成了純粹的生理現象,很可能會誘導貧困婦女淪為生育工具,還導致親子關系認定困難,不利于代孕所生孩子健康成長。

據不完全統計,歐洲的法國、德國、瑞典、瑞士、意大利、西班牙,亞洲的中國、日本、新加坡,美洲的阿根廷、美國的新澤西州等部分州、加拿大的部分省,都全面禁止代孕。英國等國家是附條件許可代孕,允許代孕的同時,禁止商業性代孕,不允許為了賺錢而去代別人生孩子。而俄羅斯、比利時、烏克蘭等國家是全面許可代孕。

歐洲“代孕之都”的繁榮與危險

英國廣播公司曾報道稱,烏克蘭是歐洲的“代孕之都”,是世界上極少數允許“代孕旅游”的目的地國家之一。烏克蘭放開代孕技術原本是要提高國內的出生率,但隨著外國雇主的涌入,代孕逐漸成了一個產業。目前,全烏克蘭大約有50家輔助生殖醫院,街頭、公交車站、社交網站上,到處能見到代孕或捐卵子的小廣告。首都基輔一家代孕診所的護士向《生命時報》記者透露:“近幾年,烏克蘭的代孕服務需求量激增,可能增長了近10倍,每年至少有1000個通過代孕出生的嬰兒?!睘蹩颂m獨立新聞社2020年8月的消息稱,代孕服務量增加主要是因為價格優勢。烏克蘭的代孕服務費用平均約4萬歐元(約合31.3萬元人民幣),而美國和荷蘭至少需要支付10萬歐元(約和78.3萬元人民幣)。此外,烏克蘭代孕中介機構能提供多種代孕套餐,如“自卵包成功套餐”“捐卵包成功套餐”等。

網上各代孕機構發布的信息顯示,代孕一次,順利生下一個嬰兒,代孕者的收入為1.8萬~2.5萬美元(約合11.6萬~16.2萬元人民幣),而2018年烏克蘭的人均年收入才3298美元(約合2.13萬元人民幣)。多次參與代孕者,代孕機構還會給予“獎金”。例如“ Artemis”機構在網站上征集19~36歲的女性擔任代孕媽媽或卵子捐贈者時寫道:“再次參加代孕計劃的母親將獲得1000歐元(合7826.5元人民幣)額外收入;第三次參加該計劃將得到2000歐元(約合1.57萬元人民幣);代孕母親需要進行多次妊娠的,將會收到3000歐元(約合2.35萬元人民幣)額外補貼?!?/p>

烏克蘭《家庭法》確實明確規定了商業代孕的合法化,但烏克蘭的立法者并沒有通過法律和決議來規范代孕細則——比如,沒有明確規定哪些群體可以進行代孕、客戶是否有國籍限定、代孕媽媽的合法權益等。也就是說,在烏克蘭代孕不違法,但代孕的需求者和提供方的權益得不到任何法律保護。

正因如此,這背后產生了一系列危險問題。比如,2020年5月,烏克蘭因新冠疫情關閉邊境,有些代孕產下的嬰兒因此滯留當地,媒體曾曝光過一家私人診所滯留了46名新生代孕兒。還有些孩子出生后會被預定父母拋棄。2011年,一對意大利夫婦抱回代孕兒后,發現其DNA不匹配,這個小嬰兒差點被送往孤兒院,幸好有另外一個家庭收養了他。有的被棄養嬰兒就沒那么幸運了,他們會被人販子販賣,甚至被殘害出售器官。代孕母親的處境更令人痛心。在懷孕期間或分娩時,代孕母親如果出現身體問題,如難產、胎死腹中等,嚴重的可能會摘除子宮,中介公司對此并不負責。如果一些雇主中途取消了合同或生完后棄養,代孕母親要么冒險墮胎,要么需要自己撫養或將孩子遺棄。

印度從放開到收緊

印度是一個宗教氛圍濃郁的國家,在那里,代孕曾一度是“準合法行為”。2002年到2015年間,有償的“商業代孕”在印度的年產值曾高達120億美元(合775.8億元人民幣),其低廉的代孕成本(均價約1.2萬美元,合7.758萬元人民幣)讓印度成為了全球最受歡迎的“代孕旅游目的地”之一,其中國外“客戶”占了約80%。隨著印度政府從2015年開始討論有關代孕的立法問題,這一情況較之前有了很大不同。經過兩年多的激辯,印度聯邦議會于2018年推出“代孕條例法案”,明確規定商業代孕和“國際代孕”是非法行為。中央和地方邦政府隨后也依法成立代孕行為指導委員會,此后印度的“跨國代孕”行為大幅減少。

2020年,政府再次收緊對代孕行為的規范,要求已婚夫婦和單身女性均不得通過代孕方式生子。印度婦幼部長伊拉妮表示,“如果是寡居或離婚女性,有權選擇代孕”,此舉旨在保護女性權益。支持者認為,政府不斷收緊代孕規定,可以使貧窮、受教育程度較低的女性減少被富人利用不對稱的財富優勢剝削的風險。批評者則認為,印度的代孕法規過于嚴格,讓代孕雙方失去了選擇的權利,同時呼吁政府應放開對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群體的代孕政策。

代孕背后藏著種種危險

拋開法律和道德問題,僅從代孕過程本身來說,供卵者和孕母就會承擔著種種風險。田莉介紹,代孕的過程包括取卵、取精、體外受精和培育胚胎、胚胎植入子宮等多個環節。首先,醫生會給卵子提供者打促排卵針,讓女性在治療周期產生多個成熟卵子,通??僧a生10個左右。卵子長成后,可在麻醉狀態下通過陰道B超取卵。取精子的方法相對簡單,如果采用丈夫的精子,丈夫在醫院取精后,放入專門的取精瓶子即可。然后是體外受精。在特殊環境下,醫生通過生殖技術,把精子注入到成熟的卵子中,從而形成人工受精卵,再看哪些能長成為胚胎,這一過程需要3~5天。再接著是非常關鍵的胚胎植入子宮,醫生需用陰道擴張器暴露并清洗子宮頸,然后將挑選好的胚胎吸進一條移植導管,再將移植導管經陰道、宮頸,輕輕插入宮腔內,放置到預定位置,再將含胚胎的液體,快速推入宮腔內,整個操作僅需幾分鐘。在移植后的2~4天內代孕者要盡量休息,讓胚胎更順利地著床。

專家們指出,與自然懷孕相比,整個代孕過程極為復雜,每步都可能存在風險。

促排卵可能有副作用。北京協和醫院婦產科主任朱蘭說,促排卵治療可能帶來健康風險。取卵是有創操作,過程中難免會給女性帶來一些痛苦。卵巢過度刺激綜合征,是促排卵治療過程中非常嚴重的并發癥,女性可能出現腹脹、惡心、嘔吐等不適癥狀,嚴重者甚至危及生命,不過發生概率極低。

胚胎培育不一定成功?!熬退闶鞘芫言隗w內自然著床,也可能因為一些先天因素或外界因素而夭折導致流產,人工培育同樣無法保證100%成功?!笔锥坚t科大學附屬北京婦產醫院內分泌科主任阮祥燕說,胚胎培養過程中可能存在胚胎發育不良、發育停滯等情況,導致無法移植;植入過程也會受到醫生的操作技術和醫院的條件等各方因素影響。田莉表示,培育胚胎的成功率平均在50%左右,與卵子本身的質量有很大關系。如果卵子質量好,受精卵培育成胚胎的數量多一些;如果卵子質量不好,受精卵培育成胚胎的數量就少,或者沒有。胚胎培育不成功,就要擇期再取卵,供卵者就會“再遭一次罪”。

代孕者要承擔一定風險。朱蘭表示,妊娠分娩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健康風險,包括懷孕期間的流產、早產、妊娠期糖尿病、妊娠期高血壓及分娩過程中的各種并發癥。同時,體外受精胚胎移植也增加了醫源性多胎妊娠、異位妊娠的發生率?!秶H婦產科學雜志》曾刊登文章指出,代孕者前置胎盤和胎盤早剝的發生率分別是普通孕婦的2~6倍?!队《裙残l生雜志》指出,由于代孕者是非自然懷孕,需要使用大量藥物或激素來維持妊娠,導致流產、早產的風險比正常孕婦高很多。甚至有些代孕者被迫剖宮產,增加了今后再懷孕時子宮破裂的風險。

子代健康風險尚未完全明確?!秶H婦產科雜志》撰文指出,與自然受孕分娩的孩子相比,代孕嬰兒發生早產率、出生低體重率、圍產期發病率及死亡率更高;出生后嬰兒如果無法從母體獲得足夠的營養,可能導致生長發育落后。此外,母嬰過早分離,對嬰兒來說是負性應激源,可能嚴重影響嬰兒神經系統發育,長期母嬰分離會對嬰兒大腦產生持久功能影響,日后可能出現學習能力減退、認知障礙、焦慮行為等,甚至可能導致成年期的精神疾病。田莉說,因為代孕的孩子不是自然受精,沒有經過自然的優勝劣汰,可能把染色體的一些微缺失遺傳給后代,也可能有遺傳不孕的風險,不過需要進一步統計和研究。朱蘭補充說,就現階段來看,該領域進步較快,越來越多的植入前遺傳學診斷手段可以協助醫生排除攜帶遺傳學異常的胚胎,最需要關注的其實是代孕給子代心理方面帶來的潛在健康隱患。

不管代孕是否放開,都不該被一部分人濫用

根據中國人口協會、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的數據,中國育齡夫婦的不孕不育率從20年前的2.5%~3%攀升到近年的12%~15%。田莉表示,這其中,對于先天子宮發育不好,或者因患有某些疾病不能妊娠、子宮有嚴重病變或畸形、子宮切除的患者來說,代孕是解決生育問題的唯一方法。記者在采訪專家時,他們一致表示,應當承認,不孕不育癥患者想擁有自己孩子而尋求代孕的強烈訴求是可以理解的。但現實是,這項技術卻被一部分有能力生育的人濫用了。朱蘭告訴《生命時報》記者,國際婦產科協會早在2008年就發布報告提出,代孕是一種只能用于嚴格掌握醫學指征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因社會因素而代孕是不可接受的,且僅提倡無償代孕,不支持商業代孕行為。

根據我國的國情,基于不傷害、保護后代、嚴防商業化和嚴禁技術濫用的倫理原則,2001年,原衛生部頒布了《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人類精子庫管理辦法》,嚴禁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實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術,嚴禁買賣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2003年,原衛生部頒布《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規范》《人類精子庫基本標準和技術規范》《人類輔助生殖技術和人類精子庫倫理原則》等,明確規定禁止代孕技術的實施;2006年,我國實施《衛生部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與人類精子庫校驗實施細則》?!斑@些都從立法上標志著我國的輔助生殖技術和人類精子庫技術的監管進入了標準化管理階段?!碧锢蛘f,相對而言,社會大眾普遍更接受試管嬰兒,而不是代孕,在法律層面,我們國家全面禁止。

“愛、生命、健康等基本價值,是人類社會存續的重要條件?!笔Y月說,之所以不允許代孕,是因為背后有一系列復雜的法律、倫理和社會問題。例如,由代孕母親賦予生命的孩子被他人撫養,是他人的子孫后代,代孕人卻僅是為了金錢才賦予孩子生命,生母只關注自己的身體和她的孩子能賣多少錢,這對于生母、孩子都是十分悲哀的。在法律上,應如何界定代孕者與孩子之間的關系?代孕母親、卵子提供者和委任代孕者,法律應該承認誰是孩子的母親?如何維護代孕母親和孩子的權利?在代孕過程中,一旦出現意外或出生嬰兒有先天缺陷,應由誰承擔責任?如何確定孩子的戶籍、國籍身份?孩子是否有知情權……這些都是要考慮的問題。

縱觀國際,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都不支持代孕,即便有,也有諸多條件限制。蔣月表示,最近數十年來,允許代孕的多數國家和地區實行的公共政策基本差不多:保護一般代孕,禁止商業性代孕,將代孕需求和服務供應都限定在一定范圍內,減少或克服代孕帶來的弊端。她認為,從平等保護生育權角度考慮,我國確有必要進一步深入全面地研究規范禁止或允許代孕各自的利弊,及現行規定是否有必要做適當調整等問題。原衛生部的規定僅僅是規章,不是法律,今年生效的《民法典》也沒有涉及代孕的規定。其實,我國可考慮選擇有限制地開放代孕,向不孕不育夫婦、醫學上認為不宜懷孕的已婚婦女等特定群體提供這類生殖技術服務,全面禁止商業性代孕,最大限度地減少權利被濫用的風險。她呼吁國家盡快制定“人工輔助生殖法”,規定輔助生育、代孕,例如,規定提供此類服務的機構和人員的資質、代孕協議應經適當機構審核批準方可執行,代孕女性的人工受孕過程依法依規進行管理,代孕協議的主要條款,代孕協議不得強制執行等等,從而保護相關各方主體的利益,特別是保護出生孩子的最大利益?!?/p>

2020中文字幕视频-国内自拍99re久久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国内自拍亚洲精品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