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禁手機,先減線上作業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青年研究所所長   鄧希泉

2月23日,教育部召開發布會,要求各地中小學確保手機管理落實見效,即細化“手機有限帶入校園、禁止帶入課堂”的管理措施,并準備好必要的手機統一保管裝置。

這一被簡稱為“禁手機令”的措施,似乎給困擾家長和學校很久的學生手機使用問題帶來了曙光,但同時,諸如擔心親子聯系不暢、擔憂學生“花式逃避”、質疑學?!皯姓钡妊苌鷨栴},也被擺到了人們面前。

學生手機管理工作中有三方主要力量,分別是學校、家長和學生。其中,學校和家長是管理者,學生是被管理者。學校與家長的配合協調程度,關乎學生手機使用問題的管理效果。我們絕不能有“一紙政策就可收到奇效”的想法,必須扎實做好每一個環節、每一個細節。因此,貫穿其中的最關鍵要素,無疑是家校協同心一致。

在學校推行“禁手機令”,必須取得家長的積極支持。這就必須消除家長對“禁手機令”的擔憂和誤解。一是學校要積極開辟多種信息溝通方式,打消家長在與孩子聯系方面的顧慮。二是打消禁手機就是阻礙學生信息素養形成的錯誤心理,學校要提供相關課程和實踐,積極滿足其信息素養需求。三是在保管手機時充分保護好學生的隱私,設置可靠的統一保管裝置。四是要向家長、學生和全社會表明,“禁手機令”有利有弊,但對青少年身心健康發展是利遠大于弊。

手機給學生發展帶來的消極作用,比如傷害視力、干擾學習、沉迷網絡和游戲等,不僅發生在學校,更多發生在放學途中、公共場所、家庭獨處之時。由于學校的規章制度比較健全,校紀校規、教師權威、學生監督形成的社會控制機制相比家庭更為強大,因而家長在學生無序使用手機方面,面臨更大的困難和問題。

家長與學生在手機使用的博弈過程中遇到的最大障礙,就是孩子強調正在用手機完成老師布置的作業。這是最正當也最無可辯駁的理由,于是成了學生回家后使用手機的最有利借口。因此,學校應盡可能減少學生的網上作業,以有效緩解家長對孩子手機使用的管理焦慮與親子沖突。

要想真正降低手機過度使用給青少年發展帶來的消極影響,必須實現從家庭到學校的全鏈條管理,絕不能只管住學校,卻管不住學生在放學途中、公共場所和家庭的手機使用。鑒于手機是一種連成年人都難以有效抵抗的極大誘惑,針對青少年控制力較弱的實際情況,首先要確保青少年在缺乏監管時必須與手機實現有效的物理隔離;其次是加強監督,促使青少年規律使用、節制使用、附條件使用、有目的使用,讓手機真正成為自身發展的現代工具和信息載體?!?/p>

2020中文字幕视频-国内自拍99re久久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国内自拍亚洲精品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